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通讯员  >  文化创新

【原创文学】怀念端午时光 

 2018/06/15/ 11:33 来源:每日甘肃网 李萍

  快起来,跟我去拔草。不洗头吗?洗的头发黑黝黝的,辫上辫子多好看。

  姥姥在炕头上念经一般,让我没法再装睡,只有醒来。即使醒了,也不立即下炕,而是在炕上磨蹭上半天,隔着玻璃看看窗外的天气,然后嘟囔说天要下雨,草拔不成,还是算了,就不洗头了。说完又会倒在枕头上。

  姥姥见我动弹后又倒头,说话语气加重,咔(迅速的意思)地起来。我一听,像上了发条一样,从炕上弹起来,三两下叠了被子靠墙放齐整,又铺开小被子,跳下炕,那麻利劲,惹笑了姥姥。

  瓜丫头,你被电打了吗?姥姥笑得像花盆里的长寿菊。

  我不理会姥姥,快速抹了一把脸,没有刷牙,农村人谁刷牙啊?不刷牙的,要是去亲戚家吃酒席或是进城,至多用盐水涮涮。我在10岁之前是没有刷过牙的,看到父母刷牙,白色泡沫挂在嘴角后又擦掉,觉得有些做作。心里嘀咕,姥姥一辈子没有刷过牙,也没有见过牙不好。我以后也不刷牙,进城拿盐水涮涮。

  我的洗脸水大概能掬起只有两捧,我噗噗地在脸上抹搓两下,水就所剩无几。脸盆里脏兮兮的一点,潲在堂屋地里,潲成几朵花花。然后用毛巾揩一下脸了事,也不抹油。其实没有油,没有宝宝霜或是郁美净,只有棒棒油。我不抹棒棒油,一来不喜欢那味道,二来抹了脸上油光发亮的。乡下哪里都是土,棒棒油遇到土,一搓一层垢甲,更脏了。哪像现在的孩子,润肤露和护肤霜还是名牌,一瓶很贵的。

  或许那是就不知道护理皮肤,以至于现在皮肤粗不拉碴的,丝毫与细嫩与白皙不沾边。

  洗把脸也浮皮潦草,一点也不认真,像猫洗脸。姥姥嗔怪我。

  猫洗脸只用唾沫,我用的是水。我反驳姥姥。然后拿过木梳,不解头绳,站在炕洞前,在头顶上胡乱刮一下,想着反正要洗头,刮一下省事。

  姥姥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看着我,也没吭声,但是我要放木梳时,一把扯住拉过,我斜着身子挣脱也没有成功,最后服帖在蹲在那里,被她用双腿夹住,给我梳辫子。

  最怕梳头,因为怕疼。姥姥拿起梳子依然手下不松劲,一手捏着头发,一手举着梳子,一下是一下,头皮发麻生疼。还好,我晚上睡觉算踏实,辫子没有揉成毡一样的,可梳不顺溜,结了不少小毛疙瘩。

  看看头发,结那么多疙瘩,梳不散,就知道是个脾气大嘴犟的人。姥姥一边梳一边念经。我已经习惯了她每次梳头的念经,脾气大嘴犟,将来找个女婿是挨打的料。我也总会反驳说,找女婿就是为了挨打吗?那我找个挨打的女婿,我一天打他三次。

  嘴犟也就罢了,还顶嘴,遇到一个凶婆婆,挨打的是你骂的是我们,没有教好你。

  她敢?我不给她饭吃,让她睡圈,看她还能把我怎样?

  城里人有圈吗?你能的,毛病不改的话,有你好受的。不要以为在说古经,丫头娃,要有丫头娃的样子,一天像个尕娃,性子都野了。

  头发没梳几下,姥姥的数落有一大箩筐了,还有唾沫星子,在后脑勺不时飞溅。而我也呛姥姥,那时姥姥不生气,会耐着性子给我梳头,要是换成别的状况,我至多敢说一句,哪敢说那么多,但就姥姥的怒目而视让我像霜打的茄子,哪里还敢再犟到让婆婆睡圈。若多说一句,她老人家会顺手拿起树条子或是土坷垃,瞅准了在我大腿狠狠两下子,就让我够受的了,即便是诱惑我撺掇我,我也不敢的。

  一下没动静了,我侧头瞅姥姥,瞥到她正噘嘴嗍口水,我稍稍起身,双手捏住发根,挣脱无果。姥姥死死地攥着我的头发,把嗍的口水吐到头发上。

  又是唾沫,不会用水吗?臭烘烘的。我抗议,心里是胆怯的。

  姥姥才不理会我的抗议,依旧努着嘴,唆几下,朝着我的头发再使劲呸呸几下,她那舌底生津的珍贵唾沫,在我的头发上天女散花。唾沫做水,头发有点湿的意思,不再飞舞。梳几下,姥姥感觉还不得劲,又是几下呸呸,头发服帖地在姥姥指端飞速成小辫子。

  其实,我是喜欢辫成两个小辫,但惧怕姥姥辫辫子的手劲,只好在后脑勺正中辫一个了事。

  姥姥的唾沫让我气恼的不行,但是拗不过,所以会把辫子扯两下,弄散一些头发,心里愤恨的要命。摸辫子的手会在腋下擦两下,而后放梳子的声响也有分量的。

  站在屋门斜着身子偷偷瞄一下姥姥,见她没有动静,又从窗台上拿了木梳又重重地放一下,而后躲在门后,掀了窗帘一角再瞅。

  这次放的声响大,起作用了。姥姥略转一下头,不快不慢的话像冰雹砸过来,还磨蹭什么?等着挨揍吗?去提栲栳,拔草。

  我在门帘后听着,扯着门帘,但怕扯破,在扯了的地方又揉搓几下,瞅着瞪姥姥的背影至多也就5秒钟,三步并作两步跳到草房,拿了铲子,提了栲栳,跟着姥姥走向村外的田野,去拔草。

  端午节的清晨,就这样在姥姥要拔草而上演的故事中推开了。

  姥姥属于身材高挑的人,即使下地干活,她的背也不像村里的那些阿奶和大婶们那样驼,总是直直的。我有时会跟在她的身后,故意翘着脚尖,脚后跟着地,一颠一颠地迈着碎步走。每次,姥姥发觉时已走了十几米了。

  姥姥会斜着身子抓我,每次,我会大呼小叫,喊着边上的草能洗头吗就跑开了。

  我还问过姥姥,把步子迈大一点,少走几步,干嘛走碎步。姥姥也不作答,眼睛盯着路旁的草丛。

  其实,拔的草很普通,叫白蒿,有股淡淡的味道,白蒿边总是有荨麻挨着,怕丢了似的,白蒿在哪里荨麻就紧紧跟到哪里。都说一物降一物,荨麻是冷血又挑衅的植物,喜欢扎人喜欢进攻。一不小心被扎,奇痒难耐,唯有揪了白蒿,揉蔫了擦擦就好了。

  姥姥拔了一些白蒿扔进了栲栳,我也扽了几根冰草,问姥姥拔不拔荨麻?

  姥姥没有理睬我,继续在地脚边拔驴耳朵,我也不再故意问了,见了白蒿打尖。驴耳朵贴地而长,不好拔,姥姥拔的也少。

  田野田野,除了麦田,除了庄稼,就是野草。那么多的杂草,能拔煮水洗头的不多,但很快栲栳就满了。姥姥让我先提回家让表嫂烧大锅先煮,她一路走走看看溜达着回家。

  我到家时表嫂的早饭已经熟了,所以草还没煮,姥姥也到了。提着几根柳枝,让表哥别在大门上,说是五月端午的习俗。

  因为过端午节,要吃好一些。早饭是炸油饼,炒的洋芋菜,表嫂还做了凉粉,早饭后还要做酿皮。凉粉和酿皮是晌午饭,油饼和洋芋菜算是早饭。

  等我端着油饼到堂屋时,姥姥从她的箱子里拿出了她的存货——一本夹着多彩丝线的旧书。吃饭前要戴花线,姥姥在用她的丝线拼色,大红、明黄、浅绿、海蓝、黑紫、粉白、玫瑰红等颜色的丝线,姥姥一根一根拼到一起,与表嫂搓了,先给表哥戴在手腕上。由于细线较短,只能拼一次戴一下再拼。

  每次都是表哥的左手腕上绑了,右脚腕上也绑之后,才给我戴,两个手腕,左脚腕,空着右脚腕,我要戴,姥姥说绑死了就长不大了,戴花线是为了不让蚊虫和毒蛇叮咬。为了快快长大,为了不让姥姥再以唾沫做水给我梳头,为了不让蚊虫叮咬,我顺从了。

  然后是表嫂戴,姥姥最后才戴,她只戴一只手腕,然后把剩下的线头绑在中指上,说是戒指。

  最后,姥姥才拿出一个桃红色的荷包,香喷喷的。给我绑在第二颗纽扣眼上,我拿着,一闻再闻,特别喜欢。姥姥说是松香,蚊子们不喜欢松香味,见到我会躲开。荷包与花园里开的荷包牡丹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两绺绿莹莹的穗子。我高兴的头发都渗着笑,早上被姥姥口水捋顺的头发也不再臭烘烘的了。

  俊啊,荷包跟姥姥一样俊。我夸着看着荷包,想象着戴上荷包丝线,走在山路上,蜘蛛、蛇、青蛙、蚊子等统统躲到一边,别提多美了。

  草草吃了早饭,太阳也一竿子高了,表嫂煮好草水时,太阳已经照在檐下,于是姥姥给我洗头。草水兑了冰水,黄绿黄绿的,把头发浸湿了,碱面一样要抹,揉搓也难免。好几天才洗一次头,水黑乎乎的。姥姥的手劲大,搓的我头皮疼,洗两次后,才用清水冲。冲时还是加点草水。我觉得没有洗干净,反而脏兮兮的。嘟囔时姥姥会在后脑勺拍一下,说端午的草水洗头,头发黑亮黑亮的,不生虱子,再擦擦身子,土虼蚤不叮。

  我答应着,揣摩着洗了头出去显摆荷包,所以不多言。

  头发还没干,我溜出家门,快速走到大核桃树下,见只有两个年轻媳妇在那里拉话,就一手托着荷包,一边做着闻的样子走过去。她们看到了,眼睛发亮,我立即掖进衣服里,故意走开。然后又在论事台前取出来,用手挑着,走一圈,最后对着隔壁的大妈站在那里。

  大妈一看我的荷包,再看到我的花线,立即拽我过去,提着荷包端详了一下,再扯着花线,用拇指搓搓,说你丫头命大,这荷包做得这么好,花线这么俊。我一听,要过我的荷包,说一家人都戴这样的花线,然后跳几步,离开论事台,跑回家。

  村子里姥姥拼的花线最俊最好看,丝线也是最好的。村里的大嫂阿姐们很是羡慕,我很得意,会跑回家告诉姥姥。姥姥并不高兴,说那么好的银线,戴在腿上有些糟蹋,那可是你太太给的陪嫁,从外地带来的。

  ……

  每年的端午节,姥姥要拔些草,煮些草水,要我们洗头发,她自己也洗头洗脚,雷打不动。她这点被母亲姥姥记住,这么多年来,除非下雨,否则,她还是会走一些路,拔些嫩草回家,也是煮了,让我们洗头发。起初是我们洗,后来就是侄女洗。

  洗了很多年,也没见头发黑幽幽的,相反,偶尔一冲动,染色继而烫一下,头发像荒草,散乱,即使新长出的那一截尽管是黑发,却无光泽,别说黑幽幽的,倒是白发首当其冲,又硬又粗,义无反顾地簌簌生长。

  今年的端午,母亲会走好远的路去郊外,拔草煮草水让我再洗一次头发吗?我思忖着,数着端午节的日子,我有些惆怅了……(李萍)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人员候选人的通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服务实体经济 促进经济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