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通讯员  >  文化创新

静静的柔远河畔,自强不息的小姑娘

 2020/10/19/ 21:07 来源:每日甘肃网 贾芳玲

静静的柔远河畔,自强不息的小姑娘

《心灵的圣地》系列散文之一

  贾芳玲

  多年过去,我的心、眼总是清晰地浮现出这样一幅温馨的画面,三十年前,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整天游走在青青河岸边的情景,每每想起都倍感亲切、热泪盈眶,“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野火烧不尽,风雨吹不倒……”

  那便是童年、少年、乃至青年时代初期我的生活。柔远河,我心中永恒的母亲河,我将永远对你感恩和牵念。 

  一

  四十年前,我出生在陇东高原镇原县的一个小村庄。

  我还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时,一年多不回家、用了妈妈的名额顶替招工到嘉峪关工作的我的父亲,突然出现在家中逼妈妈离婚。在那个离婚被视作见不得人的、唾沫星子淹死人的时代,妈妈被不明真相的乡亲们视作被婆家遗弃的丢脸女人,几个月大的我被人们称为“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累赘。”刚满二十一岁的妈妈在亲友们强烈要求扔下我这个包袱时,痛哭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把我的孩子养大成人!”毅然决然地抱着我痛哭着跑出了娘家们。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西峰市开始了悲苦的谋生生涯。

  我一到三岁时,整天被妈妈无奈地用布绳子拴在出租屋的土炕上。因无人照看,害怕出意外,这是当时在毛纺厂做临时工的妈妈每天出工前哭得肝肠寸断而又不得不做的悲哀事情,然后,狠狠心锁上屋门,听到我从屋子里传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嚎声,摸着眼泪,揪心地一步一回头地离开。

  生活不会亏待善良的人,经过不懈的艰苦努力。在我五岁时,妈妈转正为毛纺厂正式工人。妈妈求人在派出所改大了我的年龄,又一次次乞求学校,征得同意,将无人看管的我塞进了一年级,奇迹般地,我的学习竟然跟得上。

  我五岁半那年,经同事介绍,妈妈认识了继父。我和妈妈来到继父单位所在地庆阳县贾桥村的油田驻地生活。我们母女二人总算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继父曾是新疆军区的汽车兵,拥有超好的、令大伙称赞的驾驶技术。转业到油田单位作运输班班长。那时,继父对我很好,我改口叫他,爸爸。每逢出车回来,他总会带给母亲穿戴方面的礼物,给我一些包装精美的闪着五颜六色光彩的糖果。期盼爸爸回家就像盼过年一样,那些礼物给我们贫瘠的家增添了光彩,注满了温馨和愉悦。一家人围坐在饭桌旁说笑着热热闹闹地吃着香喷喷的饭菜。那是我童年最短暂的快乐时期。也是,从童年到少年、青年初期,我转瞬即逝的幸福时光。

  我六岁时,妹妹出生,这是爸爸心里最喜悦的事。渐渐地,爸爸开始无端地训斥我,甚至动手打我。

  在那个缺乏吃食的贫穷年代,在干旱的庄稼收益微乎其微的陇东黄土高原,家里多一张嘴就等于多了一个生活负担。妈妈因为生妹妹违反了计划生育,彻底失去了在西峰毛纺厂的工作。爸爸那点微薄的工资养活着全家四口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我这个并非爸爸亲生的要张嘴吃饭的孩子自然成了爸爸眼中多余的人。虽然,那时不懂大人们的情意,但我并不埋怨他,潜意识里隐约明白我吃的是爸爸的饭,无论他怎么对待我,我没有资格表示不满。为了避免家庭矛盾,也为了自己幼小的自尊心不再受伤痛,我常不由自主地离开家中,离开家人的视线,悄悄掩上房门独自离去。

  一天夜里,睡在床边的我隔着布帘子听到爸爸对妈妈说“将我送人”时,我像是被迎头一棒,顿时昏沉沉的,那强烈的自尊心剧烈地绞痛,眼泪像开了闸门的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淌。我不敢哭出声,怕惊动家人,将被子使劲塞进嘴里,浑身抖动地抽泣着。

  静夜无眠心悲凉,

  万般愁绪几感伤,

  心中无奈多惆怅,

  暗自落泪寒似霜。

  便是那夜我最真切的写照。一夜,我都在哭,被子塞在嘴巴里哭、钻进被窝里蒙着头哭,直哭得头痛欲裂,眼睛生疼,那无声伤感的苦泪啊!让我幼小的心灵想到即刻在爸爸面前能永远的消失该多好啊!想到离家出走。可是,还不到十岁的我能去哪里!何处又能收容我啊?

  我再一次悲哀地重演了几年前妈妈带着我艰辛谋生时我像累赘、拖油瓶一样的情景。常常心里低沉沉地出了家门,一个人孤零零地躲在单位的那个无人看守的废料厂旁闲晃好一阵,等天黑了再硬着头皮回家。

  二

  第一次出走是暑期末,开学前一天的午饭后,又一次因为妹妹取闹,我无端地挨了爸爸的打骂。我伤心地跑出家门,那一天,初秋凄苦的雨,细雨霏霏,如泣如诉,仿佛我心中无声的哀鸣。我流着泪水落寞地在雨中向前挪步,竟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爸爸单位后面的河边。

  当地人称它为柔远河。现在想来是多么美好的名字啊!温温柔柔,永永远远静静地流淌着,用博大深厚的慈悲之心收容了我童年、少年和青少年时期所有的喜怒哀乐,那是我心目中永远的母亲河。

  那天,我冒着细雨疯了似的在无人的、空旷的河畔拼命地狂跑。边跑边哭。跑不动了停下来对着河岸的大山,望着天空大声地、撕心裂肺地哭吼,任由泪水顺着雨水一起从脸颊上流下来。山谷像是淘气学舌的鹦鹉看我笑话一般,将我释放出去的声音又一点不差地全部回旋而来,整个河谷震彻着、回荡着我的吼声,气恼的我更大声地冲着天际吼叫。直吼的泪花四溅、声嘶力竭、力倦神疲时无奈地一屁股瘫坐在河岸的岩石上。大脑一片空白,迷茫地、泪眼凄迷地望着雨雾蒙蒙的天际、雨幕中荡起涟漪的河水和对面朦胧的绿色山坡。

  郁郁闷闷中,不知过了多久,天已放晴,碧空如洗,清新温润的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泥土的腥味儿。眼中的一切都变得洁净鲜亮。我注视着河岸边青青的小草和不远处一片郁郁葱葱的玉米地,脑子里乱七八糟地胡思乱想一通。感觉自己像是无根的漂浮不定的小草或是一只失独的小鸟,哪里才是我可以扎根的一点土壤和栖息的一枝树干啊?

  失神地瞅着远方,空寂的河岸只有我一个人茕茕孑立,像孤魂野鬼一样悲哀地游荡着。哀伤的心里突然地升腾起广播里听到过的歌曲,伤情地吟唱“满目繁华何所依,绮罗散尽人独立。别旧梦向着光明我往矣,暖我是爱,还我勇气,走出逆境靠自己。人生苦短要努力,不怕那几次三番从头做起。”唱着唱着感觉心里不那么难受了,甚至懵懂地感觉唱歌可以消解忧愁,河岸边让我觉得轻松自在。那天我久久地滞留在河边,胡乱地观望,胡乱地瞎想,胡乱地瞎唱。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依然咬牙忍住不愿回家。直到夜幕降临,天渐渐黑下来,才不得已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心,慢腾腾地踱回家。

  从那以后,除了上学和吃饭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长时间逗留在河边。一会儿顺着河岸奔跑,一会儿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的景色胡思乱想,让心儿在这没人嫌弃我的独属于我一个人的天堂里遨游。一会胡乱地随心所欲哼唱歌曲,再唱“满目繁华何所依,绮罗散尽人独立。别旧梦向着光明我往矣,暖我是爱,还我勇气,走出逆境靠自己。人生苦短要努力,不怕那几次三番从头做起”的歌曲时,不仅情绪激昂,而且感觉酣畅淋漓。我便捧起书本在这宁静的属于我心灵的天堂里静静地、聚精会神地阅读。

  感觉在安静温凉的河岸读书神清气爽,头脑清醒,记忆力出奇的好,好的令我喜悦。从最初背诵语文课本,到历史、地理,再到初中时的政治、英语等,蓝天白云下,微风送清爽的青青河畔,每天都会传来我朗朗的读书声,原本学习不错的我,成绩更加逐渐攀升,一跃成为班级前三名,年年获得三好学生荣誉。尤其,从读初中开始,我的语文几乎每次都是满分,作文常常是优,每周的作文课上,语文老师都会把我的作文当做范文宣读给同学们听。这让母亲感到欣慰和放心。其实,阅读的只有课本,我很喜爱看书,一则,家里穷困的饭都吃不饱,哪有多余钱买书。二则,我在家里的尴尬处境,即使有钱也不会有人为我买书。

  就这样,我无意中把对母亲的依恋和对亲情无尽渴望的那份情感全部寄托在小河边,小河边成了我心灵的徜徉地,我将自己所有心绪都毫无防备、毫无保留地释放给了这里。不知不觉中莫名其妙地感觉到河边风含情、水含笑,连小草儿都在随风跳起翩翩的迎宾舞向我微笑招手。阵阵温润的微风不断亲吻着我的脸颊,叮咚流淌的小河水为我欢歌。啊!眼前的一切每天都对我这般亲热和美好!慢慢地,感觉这里的一切对于我好像越来越亲切。望着那湛蓝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像飘飞在天边的棉絮,又像奔跑在天空中的成群结队的羊群。心情奇特地像是头顶上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那样纯净、明朗、悠然。小孩子天性都善良,高兴的时候我用欢乐的歌声边唱边手舞足蹈地来回敬河边清清流淌的河水、一草一木、碧蓝天空、舒爽的微风以及不远处的绿油油的庄稼和层层叠嶂的山峦,以及给予我美丽感觉的所有自然景物。

  渐渐地,我更加深爱了那里,感觉自己的心像磁石一样每天必须指向那里才会有快乐。每天放学吃过晚饭,包括每个周末的两天时间里我几乎都将自己安置在那里,任由心情在那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留地里自在地飞翔。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都与河畔相守。春天微风送暖,草长莺飞,背诵课文、河岸奔跑,静静观看如丝如缕的细雨、雨雾迷蒙中如梦如幻的河畔。夏季,野花儿绽放,庄稼葱郁,一边唱着欢乐的歌儿一边捉虫、读书、赏景、下河耍水。秋季河畔庄稼一片金黄,采摘草丛中的野葡萄,岸边的枸杞、酸枣吃,阅读课本、采摘山间芳香四溢的金灿灿的野菊花。春夏秋都玩得不亦乐乎,最难熬的就是冬季,天地一片萧瑟苍茫,河水瘦得清浅,还结了厚厚的冰层。那个年代陇东的冬天可真冷啊!滴水成冰,寒冷刺骨的西北风呼啸着,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生疼。我常常被冻得瑟瑟发抖,手指红肿。最难受的是冻了脚趾,奇痒无比,难以抑制地在河畔跺脚。即使那样,我依然愿意穿着厚厚的棉衣长久守候在河边,亲切、惬意地、静静望着干枯的光秃秃的河岸感觉很自在、快乐。像有亲人的牵挂般相近相亲,哪天不去河边就会觉得浑身难受,甚至会有隐隐的心疼,仿佛小河边是我情感的摇篮,是我心灵可以停泊的温馨港湾。提起回家就觉得很怯,很头疼。总是,久久地待在那里留恋地舍不得离去。除非天黑或者饥饿时才拖着好似灌了铅的脚步,像受伤的小狗极不情愿地耷拉着尾巴垂着耳朵慢悠悠往家走。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